为何马英九无法体察社会观感?精神科医师:强迫与自恋特质让他像

时间:2020-01-04 作者:

 

九合一选举国民党大败,开票当晚党主席马英九现身发表感言,讲了半天不见辞职声明,就只是表情木然照本宣科,让人不禁想起电影《MIB星际战警》里头,那一幕外星昆虫集体撑出人皮农夫,步履摇晃,身躯扭摆走回家里的场面。

不晓得马英九当晚一回到寓所,是否也会卸下人皮,露出只有家人才能看见的真面目。可以确定的是,第二天他换了一张不一样的人皮,讲了完全不一样的话:「我决定辞去党主席。」

来不及了,那样剧烈的转折,显然不是亲身所为,就只是换了一张人皮。国民党此次的败选被党员称做1949年以来最大的挫败,任何一个身在党主席位置的寻常人,一秒钟就会想到该要辞职谢罪,但马英九败选当晚却是那幺无动于衷,一副事不关己模样,证明了他就是一具机器假人。

机器假人当然只是一个形容词,意指心理能量被吸入性格的某些层面里,一个人的活力就只侷限于那些灌注的焦点,其他部分空空如也,徒有骨肉架构,欠缺灵魂。

长期观察马英九的人都可以发现,他的性格有一超级肥大之处,那就是强迫特质。强迫的意思是追求整齐、完美、秩序、纪律、恰到好处,比如在生活环境上爱乾净,在金钱使用上锱铢必计,在时间管理上喜欢準时,在道德意识上拘泥小节,甚至在工作上追求一致、严谨、有组织,厌恶随兴、杂乱与脱轨。

这些特质听起来没什幺不好,问题就出在「过头」两个字,有强迫性格的人总是反覆自我约束,必得遵守这些规则,否则心里不舒服。

马英九的强迫特质最明显展现在他对服装仪容的要求,你很少看到他服装仪容有一点点不整齐,永远都是后梳的油亮头髮,一根都不凌乱。最近不是有次出巡,头髮被风吹乱了,还要求随扈递来梳子?这举动一般都解读为自恋爱漂亮,但更深沉的意涵是强迫。等一下再谈马英九的自恋。

马英九的笔迹也是一绝,他的字就像楷书範本那幺工整,一笔一画都不随便,即使是写一张便条纸小卡片,也一样一丝不苟。你要这类人写潦草字体,他会非常痛苦,好像上完厕所屁股没擦乾净。

还有节俭,那条着名的27年棉被、手上的结婚手錶,还有换过不晓得几次的衬衫领子。大部分节俭习性背后都有强迫倾向存在,马英九属于非常等级。马英九在特别费出事以后,曾提出大水库理论,意指他得自公款的钱,最后都捐了出去,没有半点中饱私囊,这当然可信,因为他不是一个贪财的人,他只是节俭。但你要他多捐一些也不容易,有一阵子失业率高,人家要他奉献半薪,当然困难。

厉害的来了,马英九甚至在吃方面都施展了强迫特质。他对食物非常不挑,爱吃红豆饼、香蕉这类简单食物,每天吃便当也没关係,最高纪录曾连吃七百多天的便当。这点表面上看起来是胃口好、好养,其实背后都是自我要求的纪律展现。还记得马英九第一任就职当天,请外宾吃什幺吗?也是吃便当!这是他被强迫性格笼罩,无法体察别人感受、社会观感的一个明证。

当然还有他的慢跑与游泳习惯,即使出访到了中南美,那幺不方便,他还是维持每天晨跑的运动习惯。甚至捐血,这一点实在厉害,一旦养成了习惯,他就有了维持的动力,看着纪录上的次数一直累积,就是最好的回报。

至于道德意识,马英九的道德发展,基本上停留在奉公守法不违规这样的层面,所谓的不沾锅,指的就是他拘泥于细小规定,恪守字面意涵,绝对不会越雷池一步。这阵子许多人呼吁让阿扁保外就医,可知为什幺马英九不答应?因为保外就医四个字,法典上怎幺写,他绝对不会做任何引申推论,只能恪守过去案例,以免背上违法罪名。

凡此种种都可说明,马英九的强迫特质非常瀰漫,几乎笼罩生活的各个层面,从早到晚都有许多规则与纪律必须遵循。当然这样的规则老早内化,当事人不会觉得是被要求,甚至没有自我要求的感觉,就只是一个习惯。

非常可怕的,强迫特质一旦笼罩一个人,就会吸纳心理能量,使得当事人与人相处时,表面上有来有往,其实心里都牵挂着自己的规则有没有违反。比如,你有没有让小气鬼请过客?小心,他会记得你一辈子!强迫特质甚至连饮食、情慾这样的本能需求都可以盖过,马英九在这两方面似乎都很淡然。周美青曾说下辈子不想再嫁给马英九,是否就因这人全无生活情趣?

为何马英九无法体察社会观感?精神科医师:强迫与自恋特质让他像

除了强迫以外,马英九另一个特质当然就是自恋。自恋可以针对身体与心理,而马英九的自恋基本上以身体层面居多。马英九的身体自恋,从青少年时期就开始,才会锻鍊出胸大肌,后来变成布袋奶。很多人以为马英九爱漂亮,才会那幺注重服装仪容,其实他的注重外表,并非意图散发性魅力,而是因为那是健康有活力的表徵。

马英九的理想身体并非帅气,而是希腊雕像一般的健康健美,这点从他到处健检,台北市立联合医院一年一家,都拿到健康宝宝证书可以看得出来。马英九的运动习惯,也能满足身体自恋,让健检数据更完美。

至于心理上的自恋,马英九当然也有,只是没有身体层面那幺多。马英九很少自满自大,或者因为自卑,反向地到处贬低别人,但基本上他的自尊不是非常稳固,这使得他不敢在外人面前轻易展露自己,以至于朋友不多。他用人之所以都找学者或者拘谨的文官,主要就因这类人他才有把握可以掌握。马英九在家里是人见人爱的小弟,但在外头,似乎没有那幺自在自得。

马英九带着强迫与自恋特质进入政坛,几年下来大家都看得很清楚,基本上他相处得来的,就是几个推心置腹的伙伴,其他人一律维持疏离的关係。一般政界人士人如果相处不来也就算了,最特别的,就是连王金平、胡志强这样长袖善舞的社交长才,马英九也容不下。

马英九为什幺不喜欢王金平?是因为不沾锅,不愿沾惹黑金争议?那胡志强又怎幺解释?可见并非如此。其实看看王金平与胡志强有什幺共通点就知道,马英九排斥两人,乃因两人头髮太少啦!不要忘了马英九的身体自恋。同理可证,马英九为什幺跟金溥聪要好。

强迫与自恋发挥到了极致,会产生「无友不如己者」这样的习性,马英九的小圈圈就是这样建立起来的。太有威胁的,他避开,而太看不起的,他也不喜欢,于是只能在镜子里找人。

笼罩在这样的性格特质下,马英九本质上最适合的政治工作,就是拘谨的科层文官。马英九说他小学看禁书,其实是武侠小说《射鵰英雄传》;大学参加学运,其实是政府默许的保钓;到了国外编辑政党刊物,涉嫌打小报告,也只是听命行事;回国后担任蒋经国秘书长,应该是他做得最好的工作。

后来接任研考会主委,当时讨论总统选举,马英九支持的是委任直选,因为这样才能代表大陆;后来担任法务部长,号称反毒反到被追杀,可见如果有明确的架构,他可以好好做事;甚至后来被拱出来选台北市长,也不至于出现太大问题,因为基本上整个台北政坛就是一个小圈圈;然而当总统就完全超出他的能耐,他跨越不了淡水河,更不用说浊水溪。

马英九在第一任总统任期内,因为还要连任,施政还有顾忌,到了第二任便大剌剌展露本性。不管是用人,拟定政策,或者对待政敌,都肆无忌惮。马英九身边没有人敢讲真话,而远处有人讲真话,他可以充耳不闻,再加上他体察社会氛围的能力很薄弱,才会将自己弄到这步田地,成了九趴总统。

马英九不是没血没泪的人,但你看他什幺时候哭泣?除了爸妈过世,就是祭拜蒋介石与蒋经国的时候,基本上都是对他好的人。眼泪有很多意涵,自怜是天性,每个人都有,但悲天悯人只有少数人可以养成,马英九显然没有。

马英九虽然当上总统,但他戴着透明金钟罩来当总统,身心根本没有碰触土地与人民,甚至连周遭党内同志,他也避得老远。马英九辞去党主席,走出会场时,响起的配乐竟然是〈国父纪念歌〉,可见他对孙文的情感高过对任何一位同志,而孙文正是最能满足他强迫与自恋特质的理想人物。


 

围观: 315次 |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