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时报社论不能照抄课本上的经济政策

时间:2019-12-09 作者:

 


 工商时报3日社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呼吁世界各国:稳定金融,刺激总合需求,运用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联手对抗金融海啸和经济衰退。IMF的药方,对失业人口递增,失业率已达5.31%的台湾适用吗? 

 台湾的金融相当稳定,金融产业的获利能力虽然下降,产值对GDP的贡献也显着减少,但是资本结构依然健全,没有僵尸银行。所以,金融稳定对台湾而言,不成问题。真正的问题出在外部需求锐减、出口腰斩所导致的总合需求萎缩和失业遽增。 

 外需减少,如何是好?便宜行事的办法就是扩大内需,用内需弥补外需,以恢复总合需求。所以,政府先发消费券,鼓励民间消费;然后订定四年5,000亿的特别预算,增加政府支出;而中央银行也连续降息7次,试图刺激民间投资。这些对策,一概抄自总体经济学的教科书,如果是期考,当然得满分,可惜是经济实情与台湾实务,所以不及格。 

 不及格的原因有二。第一,中央银行调降利率过火,政策有欠周详。须知,台湾的国民储蓄率很高,利息所得佔可支配所得的比例,远远超过西方国家。存款利率一旦调降,利息收入随之减少,国民所得跟着下降,民间消费立即萎缩,而且萎缩的程度远胜于他国。中央银行连续七度降息后,二年期定存利率只剩下0.845%,活存的利率更低到史无前例的0.1%。存款利息的减损平均分摊给每一位国民,一人净损16,880元。损失金额是发放消费券金额的五倍。换言之,如果发消费券是让内需奋进一步,央行连续7度降息则是让内需猛退5码。央行应该检讨的是:这是帮忙,还是帮倒忙? 

 其次,出口乾涸所形成的缺口,大到无法用财政支出填补。如果继续往无底洞丢钱,将使国债急速增加,最终势必拖垮经济复兴所需的本钱。根据最新的贸易统计,一月份的外销订单较去年同期减少了126.3亿美元,相当于4,300亿台币,衰退的幅度是42%。所以,政府四年5,000亿的特别预算,只够弥补1个月的外销衰退,但是1年有12个月,就算扩编10倍的特别预算也是杯水车薪。因此,政府应该省思:这种精卫填海的行动,于事何补? 

 既然降息是错误的,扩大公共支出亦属可议,那幺适切的政策为何?首先,就货币政策而言,如果央行降息是为了减轻房贷户的利息负担,避免大量违约拖垮金融体系,则正确的作法应该是:放宽房贷的展延条件和展延期限,给失业的房贷户一个喘息空间,静待经济复甦。幸运的是,此一措施已获台银、土银与合库等大型行库採纳,并透过银行公会劝说全台的商业银行共同行动。遗憾的是,这项政策採行得太晚,利率已经低到破表,民间消费已经受伤。 

 其次,就财政政策而言,IMF虽然鼓励各国增加政府支出,但是也坦承:一项对A国有效的方案,对B国不一定管用。换言之,政府花大钱不一定救得了经济,必须针对目标使钱才对。所以,四年5,000亿的特别预算,在经费用途上应当重新检讨,务必集中火力,不能乱枪打鸟。而当前最大的威胁,就是失业问题。因此,所有间接帮助就业的支出,各种迂迴减少失业的方案,都不如直接提供工作机会,直接救助失业家庭来得有效、乾脆。既然如此,何不将特别预算的各项支出朝这个方向调整? 

 这次金融海啸的规模、强度与后遗,让全球战慄。绝对是二次世界大战之后最严重的一次衰退,有人甚且担心它是1930年代经济大萧条的複刻版。万一西方富裕国家的经济真的陷入长期萧条,台湾的外销将难以回春,总合需求的缺口就会一直存在。所以,国人应作最坏的打算,政府须作最好的防範,共同对付最危险的可能,亦即,大量失业的可能。惟有做好準备,才有可能对抗意想不到的冲击。奥地利学派说「繁华不再,但是繁华终究再来」。这就是经济循环。

 

围观: 225次 |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