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时报社论检析台湾的弱势族群症候群

时间:2019-12-10 作者:

 

工商时报15日社论--检析台湾的弱势族群症候群,全文如下:

 长期关注台湾产业发展的中华徵信所,日昨不寻常的主动发布该所研究团队的一项最新观察,指出从台化关厂、总统国庆演说等近期事件来看,小英政府出现过大的行政权力,强悍且缺少思考的作为,使得台湾企业在社会上快要成为「弱势族群」。该所并直言:「如果让企业成为最弱势的族群,将是政府重振经济最大的败笔。」

 从某个角度来看,中华徵信所抛出「台湾企业将成社会的弱势族群」此一话题,似乎是危言耸听。毕竟不论从过往的经验,抑或中外通例,自从工业革命、资本主义大行其道以来,实在很难想像把企业和弱势族群画上等号。但如果从其举述的例证,不论是有关「一例一休」的修法过程,或是公权力部门对台塑集团台化彰化厂的关厂处理,该所指出,俨然给人「急于摆脱过去,却又过于激进的做法」,以致让企业界感到戒慎恐惧。

 于此,姑且不论此一有关企业将成弱势族群的说法是危言耸听或是过度解读,但只要回顾小英总统在总统大选胜出后,五二○正式就职前,就优先与各大工商团体互动,并信誓旦旦将推出五大创新产业,其实明确可见她并没有反商情结,并且深知重振台湾经济活力是新政府的首要之务。

 但是从五二○英全政府正式上路以来,关于新政策的推动,难收立竿见影之效,也许大家可以理解与忍受,但不论在处理劳资争议事件,或面对两岸关係急冻下的一筹莫展,进而波及相关产业陷入营运困扰的骨牌效应,凡此自然让企业界从焦虑进而感到忧心。

 英全政府的施政作为无法做到政通人和也就罢了,另外一个值得正视,甚至令人忧心的问题,则是小英总统在取得完全执政的优势后,不只施政作为只见强悍作风却缺乏缜密规划,以致争议不断。但令人不解的是,面对外界的种种质疑,新执政团队的回应模式竟然不是以「谦卑、谦卑、再谦卑」的态度,进行「沟通、沟通、再沟通」,反而是挟其在国会多数的优势,强势而快意的通过法案、政策。

 但即使已经出现行政权力过于强大的现象,小英总统似乎意犹未尽,林全阁揆也如响斯应地于本周召开的总统府「执政决策协调会议」中,提议修改「中央行政机关组织基準法」,让三级机关的首长,有一定比例可以採取政务、常务任用双轨制。

 依照现行政府体制,行政院长是全国最高行政首长,行政院下设的各部会等直属机关算是二级机关,其首长不论叫部长或委员长,都算是政务官,也就是通称的内阁阁员。由于政务官是要制订与推动相关政务,因此并没有任用资格的限制,好让阁揆可以唯才是用。林内阁中最新的政务委员唐凤,就因为是政务官,所以儘管没有正式的学历文凭及公务人员任用资格,却无碍于被拔擢为政务委员。

 但是除了二级机关的首长係依政务需求而任命之外,各部会以下的三级、四级等行政机关,由于性质、定位是承接部会首长的指令,执行例常行政等业务的推动,因此乃属常任文官体系,自然也就有较严格的任用资格与程序之配套规定。而其与政务官职的最大差别,则在于他们不必随着阁揆的异动而去职。也就是政务官属政治任命,要负政务成败之责;而常任文官则有一套严谨的考、铨、任、免程序,以凸显文官的专业性与执行能力。

 而今英全政府想要打破政务官与文官体係的藩篱,让原属文官职的部分三级机关首长,也可开放让不具任用资格的人士比照政务官任用。依行政当局的说法是可以延揽不具文官资格的专业人士,但因而紊乱文官体制事小,堵塞资深文官的晋升管道也非重点,最值得顾虑的至少有两点:其一是政务职因无任期保障,会使得相关机关因过于频繁的首长更动而影响行政业务的延续性与稳定性。其二则是此一闸门一旦开启,将会使总统的行政权力更加膨胀,进一步往行政权独大位移。而在缺乏相应制衡机制下,这些新增的政务职自然也容易成为任用私人的方便之门。

 我们可以理解小英总统推动改革急于求成的心理,但把现有的行政体系视为改革不力的绊脚石,必欲去之而后快,则不只企业,连同文官体系,也都将成为最新的「弱势族群」,最终则是坐实台湾成为国际社会的真正弱势者。

 

围观: 539次 | 责任编辑: